【标王工业】锂电池真空烤箱/烘箱/干燥设备,锂电注液机,电池pack生产线厂家

业界资讯

拖欠货款似成常态 锂电产业链话语权结构渐显

2018-01-19 16:52:00 【标王工业】 来源:bwgy2017 阅读

每年年底,都是企业欠款的清算期和企业三角债爆发的危险期,一些现金流不足的企业会因为欠款无法追回陷入困境,甚至破产。

此次珠海银隆成为了欠款主角。近日,珠海银隆被媒体曝出拖欠代工厂珠海思齐货款约7600万元。但珠海银隆方面则发律师函称,“是因为思齐公司向银隆之关联企业提供的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缺失问题,因此银隆公司拒付思齐公司的部分货款。”

据报道,珠海银隆的欠款与新管理团队的供应商管理办法变化有关,新旧办法对产品质量判定标准不一致导致产生纠纷。

欠款并非个案,据了解,在锂电池产业链上,拖欠货款是较普遍的现象。由于国家补贴不能及时发放,新能源车企往往选择在补贴下发前拖欠锂电池企业的货款,而电池企业则拖欠设备厂商和原材料厂商货款。

但在债务链条上,因为目前上游材料环节厂商话语权较强,多采取现款现货,甚至极少付承兑,所以压力都挤压在了中下游企业。

拖欠货款

根据相关报道,珠海银隆已经确认的拖欠应付账款金额为12亿元,珠海银隆相关人士表示这是正常状态。

业内人士分析,珠海银隆2017年装机约500MWh,按3000-4000/度电计算,总营收在15-20亿元左右。因为全部是纯电动大巴的生意,2017年所形成的销售收入,估计到2019年后半段才能拿到,甚至拖到2020年。另外此前有大量的对外投资,和固定的销售成本,现金流可能相对不足。所以应付账款金额也确实在情理之内。

不过,卓创资讯锂电(真空烤箱)行业分析师周天宇则认为,一般仅采购材料不会有如此大金额的拖欠。从珠海银隆的出货量来看,欠款金额属于偏高状态。

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实现锂离子电池装机一共33.55GWh。其中,钛酸锂电池实现装机533.4MWh,占比仅有不足2%。可见,钛酸锂电池依旧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而且2017年钛酸锂电池装机量比2016年有所下降,与2015年持平。

“钛酸锂电池的增长速度与总体锂电池需求增长速度相比远远落后,钛酸锂电池市场已经基本饱和,不可能有太大的突破。”墨柯表示。

实际上,在锂电行业,拖欠货款也是一个较常出现的现象。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一般来说,车厂如果不拿到补贴款,不会把货款给电池厂。从不同业务领域来说,电池厂显然在货款上更吃亏。周天宇也指出,中下游往往存在9个月到1年的账期,而上游相对回款较快。

正极材料方面由于钴和锂涨价厉害,近几年话语权相对增加。以前电池厂给正极材料厂付款方式采取‘6+6’形式,即,6个月后支付承兑汇票,再过6个月才能取到实际账款,相当于1年后。现在可能会改为‘3+3’的付款形式或现货现款,这与材料厂的议价能力也有关系。” 上述业内人士说。

通过对比锂电板块上市公司近几年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数据可以发现,两者都呈现出增长的趋势。特别是在2017年,增长幅度较大。仅2017年前三季度,比亚迪、坚瑞沃能、国轩高科、杉杉股份、德赛电池等企业的应付账款已经远超过了2016全年度。而从应收账款看,也大幅超过2016年全年,增长比例多在50%左右。

相对之下,赣锋锂业、天齐锂业以及寒锐钴业等位于产业链上游板块的材料供应商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都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淡季效应

可以看出,锂电不同业务领域在产业链交易中的地位与近期的价格息息相关。

资金压力背后,是成本和价格的变化对锂电池厂商产生的冲击。2017年,因为上游材料价格上涨以及下游车厂压价的上下挤压,一些锂电池厂商已经感觉“日子不好过。”

锂电池价格的下跌一定程度上也传导到了资本市场上。115日,锂电板块整体重创,与前一个交易日成飞集成的业绩向下修正公告不无关系。

但是,周天宇介绍,最近锂电池价格的下降不全是上下承压的原因,更多是因为行业淡季效应。“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市场处于淡季状态,不光是电池降价,上游原材料如碳酸锂、氢氧化锂的价格实际也在下降。特别是从锂盐的角度看,因为供给端逐步释放,价格已经从201711月的接近18万元/吨的高点下降到目前15万元/吨。”

因为面临2018年可能到来的政策调整,整体市场处于观望状态。鉴于2015年和2016年的11月和12月因补贴退坡引发的抢装潮,2017年的11月和12月,由于担心补贴政策提前退坡,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抢装。

周天宇表示,从2017年第四季度看,备货密集期是在11月期间,而非卡在年底。因为电池生产、装机、出车需要时间,对于电池厂来说,大部分备货在11月已经完成,12月只要消化库存。在这种情况下,上游企业还普遍存在囤货现象。

“农历新年前供大于求的状态很难改变,所以价格往下行。但是与碳酸铁锂电池相比,三元锂电池价格没有很明显的下降,因为钴价依旧在往高处走。”周天宇说。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资源价格总体是刚性的,其他的成本也很难再降,因此2018年电池价格再下探的空间很小,在10%以内。如果超过,可能跟一些大企业的战略有关系。

“例如CATL,初步可以判断其在采取一种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其将电池系统的价格降到了1.45/瓦时,国轩高科做不到,其他的中小企业更难办。通过价格战,推动行业的洗牌,让一批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先淘汰。”

技术破局?

锂电池价格的下降也没有阻挡投资热情,特别是对于已经有较强话语权的上游材料领域。其中,盐湖提锂再度掀起了热潮。114日晚,蓝晓科技再度发布青海冷湖100t/a碳酸锂项目进展公告,此后几个交易日,蓝晓科技接连涨停。

实际上,早在201711月,蓝晓科技公告称公司与陕西省膜分离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承担的青海冷湖100t/a碳酸锂项目完成生产线调试,进入常规运行阶段,已产出高纯碳酸锂。项目的成功标志着公司实现了盐湖卤水提锂吸附剂、工艺和系统装置核心技术的工业化转化。

虽然该技术已经有了重大突破,此前要做出电池级碳酸锂都是很难的。不过,目前来看,盐湖提锂技术并不成熟。

“蓝晓科技的技术突破是有前提条件的,这与跟盐湖本身的资质有关,盐湖锂含量多少对于技术也有影响,盐湖提锂工艺并不具有共性。”周天宇说。

也就是说,在某个盐湖中成功实现提锂并不意味着在其他盐湖中也可行。

据周天宇介绍,如果锂含量很高的盐湖,提锂相对容易一些。而盐湖股份的盐湖,因为锂含量很低,提锂技术才刚攻关,只能够做出电池级的,而且只是在试产。

而针对目前另外一个很热的固态电池概念,墨柯认为,也需要时间的考验,离规模化和量产还有时间,目前很难看作一个产品。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固态电池2020年能够投向市场已经很快。而且,目前所谓的“固态电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固态电池。“因为固态电池的电解质是固体而非液态,目前已公开的固态电池还有电解液的成分,充其量是‘半固态’。从日、美经验来看,由液态转向固态一步到位的可能性比较大,对于‘半固态’来说,生产设施方面如何过渡有些尴尬。”

对此,一位从事锂电池投资人士告诉记者,与新技术相比,最现实的是能够把电池往更高的能量密度和更低的成本方向努力,原因在于不同性能能够拿到不同的补贴,“作为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希望达到最高的性能,拿到最高的补贴。”

实际上,越来越多企业正在加码高能量密度锂电池。如116日晚,杉杉股份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湖南杉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拟在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投资建设10万吨级高能量密度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开发、生产、销售基地项目。

Powered by 标王喷涂 ©2008-2018 三防漆 点胶机 三防漆喷涂加工  面包扎口机 三防漆喷涂加工